是“返利”,還是“賄賂”? 泰林生物的“清單”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18-04-01





  一套39.92萬元的“隔離器”,向私人“返利”5.6萬元;
 
  一臺15000元的“集菌儀”,“返利”5000元;
 
  一臺8300元的“孔徑測定儀”,“返利”2000元;
 
  維修一臺“孔徑測定儀”,收費3500元,也“返利”了1700元;
 
  ……
 
  近日,有知情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記者提供了一份舉報材料。材料顯示,一家名為浙江泰林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泰林生物)的制藥設備生產商,在2002年7月至2005年1月之間,涉嫌以“返利”之名,向200余家機構客戶的員工,支付了645筆現金和3件禮物,總金額約為68.80萬元。
 
  這些機構包括國有、民營的制藥企業,多個地方的藥品檢驗所,以及數家醫院。
 
  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的問詢時,有涉事的省級藥品檢驗所所長表示,“以前可能的確管得比較寬”,但時間過去太久,中間又換了數任所長,因而不愿再對此事進行追查。
 
  而負責對另一家涉事的藥檢所進行監管的某直轄市食藥監局紀檢組工作人員,則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盡管事發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幾年,但“對于違紀的追查,是沒有追訴時效限制的”。
 
  該直轄市監察委一位官員也表示,盡管從舉報材料看,涉事的單個公職人員收受的金錢數額不算高,按照當時的法律規定,刑期至多為三至五年,因而到現在,已過了訴訟時效;“但是從紀律層面來講,什么時候都不過時效。”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月3日,泰林生物通過了中國證監會發審委的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即IPO)審核,不過迄至3月30日,還未有正式掛牌上市。
 
  自2018年3月中旬以來,經濟觀察報記者亦通過電話、電子郵件及當面問詢等方式,聯系了泰林生物公司,及其保薦機構安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安信證券),但至發稿時,暫未獲回復。
 
  IPO審核兩次被關注“商業賄賂”
 
  成立于2002年1月的泰林生物,初名泰林生物技術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統稱,泰林生物),注冊資本100萬元,葉大林持股80%,葉大法持股20%。
 
  知情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葉大林、葉大法為兄弟關系。
 
  泰林生物的主營業務,為微生物檢測與控制技術系統產品、有機物分析儀器等制藥裝備的研發、制造和銷售,如集菌儀、培養器、無菌隔離器、測定儀等等,也包括耗材,其客戶群體為各制藥廠、藥品檢測所、醫院等機構。
 
  2006年7月,葉大法將股權轉讓給倪衛菊,不再持有泰林生物的股權。倪衛菊為葉大林的妻子。
 
  2015年8月,泰林生物在新三板掛牌,代碼833327。
 
  2016年6月20日,泰林生物向中國證監會報送IPO申請文件。
 
  同年6月9日,泰林生物向證監會提交了中止審查的申請,并獲得同意。
 
  然而,幾個月后,泰林生物又再次提出IPO申請,申請在創業板上市。2017年12月18日,證監會對此予以同意。
 
  同年12月26日,證監會在給泰林生物的保薦機構安信證券提出的反饋意見中,列出了60個問題,其中之一就是,“請發行人(即泰林生物)說明銷售過程的合法合規性,是否存在醫療賄賂的情形。”
 
  2018年1月3日,中國證監會召開發審委會議。泰林生物獲得IPO審核通過。這意味著,泰林生物將從新三板轉至創業板,掛牌上市。
 
  有接近當天發審委會議的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按照規則,每家申請IPO的企業,有7名發審委委員對此進行投票,需要5人投贊成票,才為審核通過。當天的表決中,泰林生物恰好得到了5張贊成票。
 
  在當天的發審會議上,發審委員們又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如何防控出現商業賄賂行為?”
 
  賬本記錄了648筆“返利”
 
  有趣的是,就在泰林生物進行IPO審核的前后,有知情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記者提供了舉報材料。
 
  舉報材料顯示,泰林生物在2002年7月至2005年1月之間,涉嫌以“返利”為名,向200余家機構客戶的員工,支付了645筆現金和3件實物,總金額約為68.80萬元。
 
  這200余家機構,包括國有、民營的制藥企業,多個省市地方的藥品檢驗所,以及數家醫院。
 
  材料里詳細記錄了:泰林生物所銷售的儀器名稱、型號、數量、價格,銷售時間、付款的進度;以及,具體“返利”的時間,接收“返利”者的姓名、單位、職務、銀行賬號或郵政匯款的地址,堪稱一份“返利清單”。
 
  上述人士稱,這份材料是出自泰林生物現任董事長葉大林的一位近親屬之手,其“返利”的款項多數是從該親屬賬戶中所轉出;亦有部分款項是通過業務人員,以現金方式,交給收受“返利”者。
 
  舉報材料顯示,從金額上看,這些“返利”中,最多的一筆是:
 
  2004年10月30日,某直轄市藥檢所,購買了一套隔離器,單價399210元,已“全額到款”。
 
  為此,泰林生物在2004年12月16日,向該藥檢所的三位工作人員的銀行賬戶,總共匯去了5.6萬元,“返利”比為16.53%。三人分別得到的金額是:6000元,10000元和40000元;其中前兩位,是直接匯到了他們各自名下工商銀行(601398,診股)的賬戶里;后一位,40000元,則是匯到了他人名下交通銀行(601328,診股)的賬戶中。
 
  舉報材料中,共記錄了6個單位共7臺隔離器的銷售及“返利”情況。
 
  單價最高的是上述某直轄市藥檢所采購的,399210元;單價最低的是天津某外資藥廠所采購的,單價142196元,但是也向該外資藥廠的某個人員工,“返利”了7580元。
 
  這6筆“返利”,有5筆是一次性完成;但對成都一家國有生物制藥公司某員工的返利則是分為兩步:
 
  2004年1月30日,該公司購買了一套隔離器,第一步到款60%時,即220512元,向該員工“返利”11025.6元,不過還進行了扣除稅費或手續費,其返利“實際金額”是9151元;第二步到款128632元,應“返利”6431.6元,返利“實際金額”5338元。
 
  以此計算,這筆生意是按照到款金額5%的比例,向該員工進行的“返利”。
 
  “集菌儀”的“返利”比,則要更高。
 
  舉報材料顯示:2003年,泰林生物銷售了多臺HTY2000A型集菌儀,單價售價最高為23800元,最低15000元。
 
  “返利”金額最低為1500元,為位于西北某省會城市的生物制品研究所,在2003年4月18日采購,單價為23800元。6天之后,泰林生物向該機構的某員工的建行龍卡,匯去了1500元。
 
  而在2003年1月18日,華南某沿海發達省份的藥檢所,以15000元的價格,同樣采購了一臺HTY2000A型的集菌儀。當年3月10日,泰林生物向該藥檢所一位員工的工商銀行卡里,匯去了5000元。
 
  這即意味著此單生意,“返利”比超過了33%。
 
  設備維修“返利”接近50%
 
  除了新設備的銷售,維修、“以舊換新”等的費用,也會進行“返利”。
 
  2004年12月,華北某省藥檢所維修了一臺“集菌儀”,花費了3500元;2005年1月4日,泰林生物向該藥檢所一位工作人員的農業銀行(601288,診股)卡里,匯去了1000元“返利”。
 
  2004年8月31日,廣西南寧某制藥公司,維修一臺“集菌儀”,也是花費3500元;2004年9月23日,泰林生物向該制藥公司某工作人員,匯去了1500元“返利”,比例接近50%。
 
  此外,還有江蘇省某制藥公司,機器換殼,收費1200元,也“返利”200元;南京某藥業公司,以舊換新,收費12000元,“返利”3000元等諸項記錄。
 
  一些單價較低的儀器,如型號為PY220的一次性集菌培養器,泰林生物也進行返利。
 
  如2002年6月17日,湖北某藥業股份公司采購了900個PY220一次性集菌培養器,單價17元;泰林生物在當年8月6日,向其公司一位工作人員,按照每個儀器0.5元的標準,返利450元,扣除稅費、手續費等,實際“返利”385元。
 
  這385元是通過郵寄的方式,寄到該工作人員指定的,一個居住于位于湖北黃梅縣農村居民所收。
 
  舉報材料中所記載的,絕大多數是以現金方式進行的“返利”,但也有三筆記錄是贈送的禮品:
 
  2002年9月19日,新疆某地區藥檢所,以21000元的價格,購買了一臺泰林生物的型號為HTY2000A的集菌儀;9月23日,泰林生物向該所一位所領導指定的對象,郵寄了一臺諾基亞8250型號的手機,相當于“返利”2000元。
 
  2003年11月21日,廈門某醫藥公司以22610元的價格,同樣采購了一臺HTY2000A型號的集菌儀;2004年1月7日,泰林生物向該公司某員工郵寄了一臺數碼相機,同樣相當于“返利”2000元。
 
  2004年3月、6月,福建某藥業股份公司,分兩批采購了4000套型號為KDGB330的集菌培養器,單價28元/套;泰林生物以每套0.9元的標準,總計3600元,向該公司一位員工“返利”。這3600元,同樣是換成了一臺數碼相機,在當年8月,郵寄給了該員工。
 
  有制藥設備的從業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就其經驗來看,這份舉報材料中呈現的“返利”比例,“屬于正常水平”。
 
  這位人士稱,在整個大醫藥行業里,藥品采購、制藥設備采購,多年以來,“返利”屬于幾乎全行業都會遵循的“潛規則”,“這個行業毛利率比較高,價格并不透明;平均而言,返利在20%左右,比較多見;高的,30%、40%,過去也不鮮見。”
 
  而根據2015年泰林生物在新三板公布的“公開轉讓說明書”,以及2017年12月其IPO招股說明書的披露,泰林生物的產品,也的確保持著相當不錯的毛利率。
 
  如2013年度至2016年年度,泰林生物綜合毛利率分別為60.20%、60.80%、60.51%、60.13%。
 
  分產品系列看,包括“集菌儀”在內的微生物檢測系列產品,毛利率時最低為53.49%;而包括“隔離器”在內的隔離技術系列產品,毛利率時最低為48.28%;而像滅菌技術系列的產品,其毛利率最高時超過了85%。
 
  而在2013年之前的數據,上述文件沒有披露。
 
  對于維修機器的超高比例“返利”,上述業內人士也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這完全有可能。維修相比新購機器來講更不透明。這幾年,還有專門從事維修這些設備的公司成立,就是為了承接這方面超高利潤的業務。”
 
  紀律追查永不過時效
 
  上述舉報材料記載的事項,迄今已經過去了十幾年,可能涉及的法律法規問題,是否還在追訴期內?那些當事人,如今又身在何方?
 
  經濟觀察報記者對照舉報材料中記錄的收受“返利”的人名,進行核查。
 
  其中,在各省市藥檢所工作的人員,時至今日,還有相當部分在原單位繼續工作;在國有醫藥公司工作的,不少也可以追尋到近年來他們的信息。
 
  甚至名單中的一些人,在這些年里,職務得到了提升:有的,成為了科室主任、副所長、所長;還有的,做到了分公司的總經理;也有的,被評為過優秀共產黨員。
 
  經濟觀察報記者聯系了其中部分當事人,有的表示時間太久已經記不清了;有的矢口否認;有的則始終無法接通電話。
 
  一家涉事的省級藥品檢驗所所長,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以前可能的確管得比較寬松”,但時間過去太久,中間這家單位又換了數任所長,因而其不愿再對此事進行追查。
 
  不過有兩位紀委、監察委的官員,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時都表示,盡管舉報材料記錄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十幾年,但“對于違紀的追查,是沒有追訴時效限制的”。
 
  “從法律層面上來講,5萬塊錢以下,按當時的刑法和解釋最多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五年就過了追究的訴訟時效。但是從紀律層面來講,什么時候都不過時效。”其中一位監察委官員這樣介紹。
 
  至于當事的另一方泰林生物,及其保薦機構安信證券,截至發稿時,尚未回復經濟觀察報記者的采訪請求。(李微敖)
 
  轉自:經濟觀察報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3056。

延伸閱讀

熱點視頻

習近平同金正恩舉行會談 習近平同金正恩舉行會談

熱點新聞

熱點輿情

特色小鎮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583

3分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