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聯新材核銷原大股東億元借款 曾違法裁員兩度敗訴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19-06-06





       編者按:6月6日,西安瑞聯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聯新材”)首發申請上會。瑞聯新材擬登陸深交所創業板,公開發行不超過1755萬股,不低于發行后總股本的25%,保薦機構是海通證券。 

  瑞聯新材擬募資凈額4.35億元,其中1.5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1.23億元用于“蒲城OLED光電材料產業基地”、1.17億元用于“蒲城液晶顯示材料產業基地”、4500萬元用于“高端檢測設備”。 

  瑞聯新材由西安瑞聯近代電子材料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瑞聯有限”)整體變更設立。 

  2014年5月7日,天眼查公布的《瑞聯有限與中國瑞聯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寧波萬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債務轉移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原告瑞聯有限起訴稱:自2005年至2011年期間,瑞聯有限陸續向寧波屹東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波屹東”)出借流動資金,截至2011年3月31日,寧波屹東對瑞聯有限的欠款共計1.65億元。2011年,寧波屹東重組,中國瑞聯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瑞聯”)退出寧波屹東,并同意承擔寧波屹東欠瑞聯有限的債務1.65億元。為此瑞聯有限、中國瑞聯、寧波屹東于2011年12月19日簽訂《債務轉讓協議》。自2001年至2011年期間,瑞聯有限與中國瑞聯之間陸續發生資金往來,經過互相沖抵,截至2011年底,中國瑞聯尚應支付瑞聯有限人民幣1.14億元,但中國瑞聯遲遲不支付上述款項,經瑞聯有限再三催告,中國瑞聯至今未履行付款義務。 

  2014年5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中國瑞聯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瑞聯有限人民幣一億一千三百七十九萬四千零七十二元八角三分及逾期付款利息(以人民幣一億一千三百七十九萬四千零七十二元八角三分為基數,自二○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起至實際付清日止,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 

  瑞聯新材2017年6月21日報送的招股書顯示,2001 年 11 月至 2011 年 12 月期間,中國瑞聯為瑞聯新材第一大股東,截至其退出前中國瑞聯持有瑞聯新材51.61%的股份。 

  自 2001 年 11 月至 2008 年 4 月期間,深圳瑞聯持有中國瑞聯 90%的股權; 2008 年 4 月至今,深圳瑞聯持有中國瑞聯 100%的股權。在 2001 年 11 月至 2011 年 12 月期間,深圳瑞聯通過中國瑞聯間接持有瑞聯新材的股權。 

  自 2001 年 11 月至 2002 年 9 月期間,瑞聯新材董事長劉曉春持有深圳瑞聯 23%的股權;自 2002 年 9 月至 2015 年 5 月期間,劉曉春持有深圳瑞聯 26%的股權;2015 年 5 月劉曉春股權轉讓后至今,劉曉春不再持有深圳瑞聯的股權。 

  中國經濟網記者查閱瑞聯新材招股書發現,2001年至2012年,瑞聯新材董事長劉曉春歷任寧波屹東副董事長、董事長。2001年11月至2015年7月,劉曉春擔任中國瑞聯董事。 

  劉曉春,1968年3月生,中國籍,香港永久性居民。2001年4月至2015年8月,任瑞聯有限董事長;2015 年8月至今,任瑞聯新材董事長。 

  中國經濟網記者查閱瑞聯新材2017年6月21日報送的招股書發現,對于上述1.14億元欠款,瑞聯新材于2014年12月進行了核銷。核銷原因為“長期無法收回”。 

  瑞聯新材招股書稱,2014 年,瑞聯新材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強制執行申請書》。2014 年 7 月 23 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出具了(2014)一中執字第 547 號《受理執行案件通知書》。2014 年 12 月 26 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出具了(2014)一中執字第 547-2 號《執行裁定書》,說明中國瑞聯名下無可供執行的財產,申請執行人亦提供不出被執行人其他可執行的財產。因此,瑞聯新材于 2014 年 12 月對上述款項進行了核銷。 

  瑞聯新材招股書表示,瑞聯新材董事長劉曉春雖非為中國瑞聯的控股股東,但分別于 2015 年 6 月 29 日和 2015 年 6 月 30 日,按照其原間接持有中國瑞聯 26%股權的比例向公司補償前述其他應收款中的 2958 萬元,該筆補償款界定為股東捐贈行為,計入瑞聯新材資本公積。 

  2015年5月28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兩起有關瑞聯有限的勞動爭議糾紛則曝光了瑞聯有限在2013年人員裁撤中違反勞動法的事實。2014年8月29日,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宣判兩起勞動爭議糾紛均為瑞聯有限敗訴。 

  針對相關問題,中國經濟網記者給瑞聯新材發去采訪函,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液晶顯示材料企業沖創業板 募資4.4億元無實控人 

  瑞聯新材主要從事液晶顯示材料、OLED顯示材料及其它精細化學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根據中國證監會《上市公司行業分類指引》(2012年修訂版),瑞聯新材所屬行業為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行業代碼為C26。 

  瑞聯新材股權結構較為分散,無實際控制人。截至新版招股書簽署之日,前五大股東分別為卓世合伙、國富永鈺、劉曉春、程小兵和浙江恒嵐,持股比例分別為26.02%、16.62%、8.59%、6.56%和4.97%。 

  瑞聯新材擬募資凈額4.35億元,其中1.5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1.23億元用于“蒲城OLED光電材料產業基地”、1.17億元用于“蒲城液晶顯示材料產業基地”、4500萬元用于“高端檢測設備”。

  


  梧桐樹下V:聯瑞新材無實控人很可能是虛假陳述 呂浩平就是實控人 

  目前瑞聯新材總股本5263.1579萬股,股東53名,公司認定自己沒有控股股東、沒有實際控制人。第一大股東為卓世有限合伙企業,持有瑞聯新材26.02%的股份。卓世合伙的執行事務合伙人為呂浩平,持有卓世合伙11.25%權益,其有限合伙人李佳凝持有卓世合伙的 63.48%權益,李佳凝與呂浩平為夫妻關系,合計持有卓世合伙74.73%的權益。其中呂浩平出生于1969年,李佳凝出生于1972年。 

  從招股說明書上披露,呂浩平在瑞聯新材沒有擔任任何職務。但是,在媒體上、社會活動中,呂浩平完全是另一種景象!瑞聯新材發布的媒體信息中,呂浩平的身份為股東代表。但在各種媒體發布的采訪文章中,呂浩平的頭銜很多,有瑞聯新材執行董事、總裁等,還獲得了陜西省“優秀民營企業家”身份。 

  銅川市印臺區人民政府網站消息:2018年10月17日,區長李亞莉前往西安瑞聯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招商洽談項目。公司執行董事呂浩平、副總裁兼董事會秘書陳謙、副總裁張波、技術管理部經理蔡亮、企業部經理王公民陪同。呂浩平介紹了公司發展歷程、產品研發銷售及未來發展重點等情況,雙方就產品研發、制造、醫藥等產業深化合作事宜進行了深度探討交流,達成了初步合作意向。 

  我們知道,在中國各種比較正式的商務或政商交往中,從一方人員的排名、座位安排等方面即可知道一群人中誰的地位最高、權力最大、最有話語權。在這次活動中,呂浩平排名在兩個董事副總裁之前,與政府主官李亞莉區長對著坐,討論、對話、介紹的主要人員又是呂浩平,可見,呂浩平雖然名義上不是董監高,但比董監高地位高。 

  騰訊網2018年12月2日消息:2018年11月30日,西安市對外開放暨民營經濟發展大會隆重召開,200多位企業家朋友和創業年青人與會。大會表彰了60家優秀企業與50位優秀民營企業家以及20位優秀創業明星。呂浩平就在50位優秀民營企業家之中,其身份為西安瑞聯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2018年12月6日,《西安日報》發表文章《訪優秀民營企業家、西安瑞聯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呂浩平》。 

  不是董事長、總經理,為什么呂浩平會因為西安瑞聯材料被評為“優秀民營企業家”?這說明在當地政府眼里,呂浩平是這個企業真正的老板! 

  西安瑞聯1月19日下午舉辦2019年年會,呂浩平在新聞中排名董事長劉曉春、公司總裁劉騫峰之前! 

  公司活動中,呂浩平排名在董事長、總裁之前;西安市政府把“優秀民營企業家”榮譽授予呂浩平;經常代表公司對外活動,這是一個股東代表嗎?第一大股東的持股比例加各項社會活動、榮譽,我們完全有理由認為呂浩平就是瑞聯新材料的實際控制人。招股說明書認定公司沒有控股股東、沒有實際控制人,很可能是虛假陳述! 

  一個公司,有實際控制人而認定自己沒有實際控制人,肯定是有難言之隱。但有一點,從現有A股上市公司來看,實際控制人在上市公司不愿意擔任比如董事長、總經理等核心職務的,這公司業績變臉的可能性很大! 

  34%募資補血背后:三年分紅6000萬 

  瑞聯新材擬募資投入的4大項目中,補血金額占募資比最大,34%的募資凈額用于“補充流動資金”。但中國經濟網記者發現,報告期內,瑞聯新材每年都有大手筆分紅,2015年、2017年、2018年,瑞聯新材決議分紅金額共計6000萬元。 

  據瑞聯新材招股書,瑞聯新材于2015年4月16日召開2014年度股東大會,會議通過決議分配現金股利1000萬元,上述現金股利已于2015年6月支付。 

  瑞聯新材于2017年5月15日召開2016年度股東大會,會議通過決議分配現金股利2000萬元,上述現金股利已于2017年6月支付。 

  瑞聯新材2018年4月24日召開2017年度股東大會,會議通過《關于2017年度利潤分配的議案》,擬分配現金股利3000 萬元,上述現金股利尚未支付。 

  資產總額在2015年登頂后下滑 

  瑞聯新材資產總額在2015年達到最高,此后兩年都不及2015年。2015年-2017年,瑞聯新材資產總計分別為10.39億元、8.38億元、9.62億元。
  


  2015年-2017年,瑞聯新材營業收入分別為4.99億元、5.58億元、7.19億元,凈利潤分別為2261.00萬元、5638.17萬元、7800.87萬元。
  


  2017年存貨2.8億元:1年以上5300萬元 3年以上2700萬元 

  2015年-2017年,瑞聯新材存貨原值分別為2.74億元、2.76億元、2.76億元。各期末瑞聯新材的存貨跌價準備計提余額分別為4979.18 萬元、6493.89萬元、4278.77萬元,占當期期末存貨賬面原值的18.17%、23.54%和15.50%,主要為庫存商品的存貨跌價準備。

  



  



  


  2015年-2017年,瑞聯新材1年以上存貨金額分別為7964.25萬元、8978.46萬元、5334.19萬元,占比分別為29.06%、32.55%、19.33%,其中3年以上存貨金額分別為6064.64、6576.34、2694.64萬元,占比分別為22.13%、23.84%、9.76%。

  


  瑞聯新材招股書稱,瑞聯新材報告期以前受經營模式影響,客戶較為單一,日本中村占瑞聯新材的比重較大,為滿足日本中村的需求,存貨備貨較多,受日本中村下游客戶JNC業務規模變動影響,滯銷存貨較多。 

  瑞聯新材存貨周轉率3年時間里均刷新同行新低。2015年-2017年,瑞聯新材存貨周轉率分別為1.61、1.59、2.02,低于同行的中氟新材、萬潤股份、永太科技、誠志股份、濮陽惠成。

  


  瑞聯新材招股書稱,與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相比,瑞聯新材存貨周轉率偏低與其顯示材料收入占比較高有關,其生產顯示材料所需的步驟較一般中間體長,雜質等相關方面的控制要求也高于醫藥中間體、農藥中間體,導致瑞聯新材的產品須根據下游客戶的預期進行提前生產和備貨從而保證發貨的及時性,存貨儲備相應增加,因此瑞聯新材存貨周轉率較低。 

  前十大客戶應收賬款增長率遠超營收增長率 

  2015年-2017年,瑞聯新材應收賬款凈額分別為5700.27萬元、6107.51萬元和10000.08萬元,占流動資產比例分別為8.20%、12.74%和 19.45%,金額和占比持續上升。 

  2017年,瑞聯新材對前十大客戶營業收入同比增長34.42%,但同期應收賬款同比大增85.48%。其中瑞聯新材對江蘇和成新材料有限公司營收同比減少16.31%,但應收賬款卻同比增長45.26%;對日本中村科學器械工業株式會社營收同比減少-19.73%,但應收賬款同比增加22.35%;對Merck營收同比增長249.47%,但應收賬款卻同比增長419.03%。

  


  員工受賄索賄 被舉報判刑半年緩刑一年 

  2018年4月16日,裁判文書網發布的《劉巖剛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7年5月23日,被告人劉巖剛在西安市雁塔區丈八東路高新管委會附近,利用擔任瑞聯新材安全環境管理部環保技術崗位的職務便利,以幫助投標方西安藍某環境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某公司)與瑞聯公司簽訂本公司科研樓廢氣治理項目合同為由,收取藍某公司的好處費現金10萬元后存入個人銀行卡。后因劉巖剛繼續向藍某公司索要剩余的38萬元好處費,被該公司舉報。2018年1月29日,被告人劉巖剛到公安機關投案。案發后,被告人劉巖剛家屬已上繳非法所得。 

  2018年3月22日,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劉巖剛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宣告緩刑一年(緩刑考驗期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贓款十萬元依法予以沒收。 

  關聯方采購、關聯方銷售背后站著同一實控人 

  瑞聯新材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瑞聯新材與關聯方山西義諾電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西義諾”)存在關聯方采購,同時與上海格瑞精細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格瑞”)存在關聯方銷售。蹊蹺的是,中國經濟網記者發現山西義諾和上海格瑞背后站的是同一關聯方——李晨。 

  山西義諾系瑞聯新材外協生產商之一。2015年-2017年,瑞聯新材向山西義諾采購金額分別為1306.36萬元、1765.02萬元、777.38萬元。山西義諾主要為聯新材提供OLED前端材料的加工服務。 

  2015年、2016年,瑞聯新材向上海格瑞銷售金額分別為2382.79萬元、2590.43萬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77%、4.65%。瑞聯新材向上海格瑞銷售的產品主要是OLED顯示材料,其終端客戶為 Merck 和 Doosan。另有少量醫藥中間體,終端客戶是醫藥生產企業。 

  山西義諾與上海格瑞實控人均為李晨。上海格瑞系李晨持股100%并擔任執行董事的企業。山西義諾為西安瑞立電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安瑞立”)的全資子公司。而西安瑞立系李晨持有73%股權的企業。 

  李晨何許人也?瑞聯新材招股書稱,截至2016年12月前,李晨曾擔任北京卓世恒立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卓世有限”)執行董事兼經理。卓世有限在2017年7月28日前系李佳凝間接持有40.00%股權的企業。李佳凝與呂浩平夫婦為瑞聯新材第一大股東卓世合伙的實際控制人。 

  瑞聯新材招股書稱,報告期內公司為了保證山西義諾委托加工生產的持續性和產品質量的穩定性,購置了部分專用設備,安置在山西義諾作為外協生產之用,資產產權歸屬為公司所有。2015和2016年末,瑞聯新材安置在山西義諾的專用設備的賬面凈值分別為796.86萬元和1265.16萬元。 

  瑞聯新材于2017年4月30日終止了與山西義諾的加工合作,因上述設備為專用設備,拆遷安置成本較高,故將其出售給山西義諾。招股書稱,截至評估基準日2016年12月31日,評估前固定資產賬面價值總計1265.16萬元,評估后清算價值532.37萬元(不含稅)。2017年4月17日,公司與山西義諾簽訂《資產轉讓協議》,以評估值為基礎,經協商確定本次資產轉讓標的最終轉讓價格(不含稅)為542.74 萬元。 

  瑞聯新材招股書稱,2017年8月,李晨轉讓所持西安瑞立全部股權給非關聯第三方,山西義諾與發行人的關聯關系終止。 

  同時,瑞聯新材招股書表示,2017年9月,自然人馬立國成為山西義諾的控股股東,持股比例為 70%。同時,馬立國持有山東瑞辰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瑞辰”)100%的股權,是其實際控制人。報告期內,山東瑞辰是瑞聯新材的主要供應商之一,向瑞聯新材供應顯示材料和醫藥中間體的初級中間體并提供外協加工服務。目前,山西義諾與山東瑞辰為受同一實際控制人控制的公司。 

  2017年5月-2017年12月,瑞聯新材向山東瑞辰下單采購的部分產品,由山東瑞辰委托山西義諾加工或定制生產完成后再供應給瑞聯新材,瑞聯新材向山東瑞辰的該部分產品采購金額為 2786.28 萬元,占2017年對山東瑞辰采購總額的36.02%。 

  上海格瑞為主要銷售的終端客戶為Merck和Doosan。據瑞聯新材招股書,2015年度至2016年度,瑞聯新材通過上海格瑞間接向Merck銷售OLED前端材料,自2017年度起,瑞聯新材直接向 Merck銷售OLED前端材料。 

  瑞聯新材招股書稱,2015年-2017年,其EA0283產品的平均銷售價格分別為5322.02 元/千克、4257.22 元/千克和5276.69元/千克,2016年度價格較2015 年下降主要系終端材料價格下降所致,2017 年度價格較2016年度上升系瑞聯新材規范關聯交易后向Merck直接銷售所致。 

  瑞聯新材招股書稱,截至2016年12月31日,瑞聯新材與上海格瑞的銷售活動已經終止,上海格瑞已經于2017年6月20日注銷。 

  外協生產商2016年因嚴重環境違法行為被山西省環保廳掛牌督辦 

  山西義諾不僅系瑞聯新材的關聯方外協生產商,山西義諾還于2016年因存在嚴重環境違法行為被山西省環境保護廳掛牌督辦。瑞聯新材招股書稱,山西義諾為瑞聯新材提供外協加工業務,因此該環保事項與瑞聯新材業務相關。 

  2016年6月2日,山西省環境保護廳出具晉環督察[2016]3 號《關于對河曲縣冶神煤氣廠等3家企業實施掛牌督辦的通知》,載明:由于山西義諾存在如下嚴重環境違法行為:“廢水在線監控設施未經驗收,未與環保部門聯網,污水處理系統運行記錄不規范,廢水自動PH值監控儀器壞損,無法讀取數據,生產區雨污不分流,生產廢水、生活污水和雨水、地面沖洗水流入管網進入污水處理系統,約有400余桶含高濃度COD的洗相水桶露天堆存于廠區內,未及時清理處置,存在環境風險隱患”,督促運城市環保局依法對其實施行政處罰,并于2016年11月底前對該等環保問題進行全面整改。 

  2017年4月6日,山西省環境環保廳向運城市環境保護局出具了晉環督察[2017]56號《山西省環境保護廳關于對山西義諾電子材料有限公司環境違法案件解除掛牌督辦的通知》,載明:經省廳環境督查處和省環境監察總隊現場進行驗收,山西義諾已繳罰款,對存在的問題已全部整改,即雨污分流已完工并正常投入使用,污泥全部進入污泥專用危廢庫儲存,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原水相、一次水相、二次水相廢水回收后全部進行了處置,存放的乙醇全部入庫,在線監測完成聯網,監測儀探頭已更換。經研究,同意解除該公司的掛牌督辦。運城市環保局、風陵渡開發區環保局要加強對企業的日常執法監管,并引以為戒,防止類似的問題再次發生。 

  瑞聯新材招股書稱,2015年和2016年,曾存在環保手續不完善的外協生產商采購額占瑞聯新材總采購金額的比例分別為3.27%、3.62%。 

  2016年6月13日,風陵渡經濟開發區環境保護局向山西義諾出具了風環罰字[2016]10號《行政處罰決定書》,由于山西義諾排污口的廢水經市監測污染物超標排放。作出如下行政處罰:一是限山西義諾2016年6月30日前達標排放;二是行政處罰3525 元。 

  除上述環保違法外,瑞聯新材子公司渭南海泰因2015年度未足額繳納房產稅和2016年度未足額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被渭南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分別處以15785.29元和11100.23元的罰款。 

  瑞聯有限借給原大股東、董事長關聯公司1.65億元 2014年底核銷1.14億元 

  瑞聯新材由西安瑞聯近代電子材料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瑞聯有限”)整體變更設立。 

  2014年5月7日,天眼查公布的《瑞聯有限與中國瑞聯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寧波萬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債務轉移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原告瑞聯有限起訴稱:自2005年至2011年期間,瑞聯有限陸續向寧波屹東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波屹東”)出借流動資金,截至2011年3月31日,寧波屹東對瑞聯有限的欠款共計1.65億元。2011年,寧波屹東重組,中國瑞聯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瑞聯”)退出寧波屹東,并同意承擔寧波屹東欠瑞聯有限的債務1.65億元。為此瑞聯有限、中國瑞聯、寧波屹東于2011年12月19日簽訂《債務轉讓協議》,并于2011年12月20日簽訂《債務轉讓補充協議》,主要內容為:寧波屹東將其對瑞聯有限的全部債務1.65億元轉讓給中國瑞聯,中國瑞聯同意受讓該債務。上述債務轉讓后,瑞聯有限享有對中國瑞聯1.65億元的債權,中國瑞聯直接向瑞聯有限償還債務,寧波屹東不再承擔上述債務,瑞聯有限不能再以任何理由向寧波屹東追償。瑞聯有限知悉并同意上述債務轉讓事宜,協議受限于下列先決條件:(一)XX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動人收購寧波屹東股權的交易在香港聯合交易所網站刊發公告;(二)債務轉讓事宜與股權轉讓事項完成同時進行;(三)債務轉讓應于完成交易日生效。2012年5月24日,寧波屹東在香港聯合交易所發布完成股份轉讓協議的聯合公告,至此三方之間的債務轉讓已生效。自2001年至2011年期間,瑞聯有限與中國瑞聯之間陸續發生資金往來,經過互相沖抵,截至2011年底,中國瑞聯尚應支付瑞聯有限人民幣1.14億元,但中國瑞聯遲遲不支付上述款項,經瑞聯有限再三催告,中國瑞聯至今未履行付款義務。特訴至法院,請求:1、判令中國瑞聯向瑞聯有限支付欠款1.14億元;2、判令中國瑞聯向瑞聯有限支付自2012年5月24日至實際付款日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的逾期付款利息;3、訴訟費用由中國瑞聯承擔。 

  被告中國瑞聯公司答辯稱:同意瑞聯有限的訴訟請求,認可欠款數額。 

  2014年5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中國瑞聯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西安瑞聯近代電子材料有限責任公司人民幣一億一千三百七十九萬四千零七十二元八角三分及逾期付款利息(以人民幣一億一千三百七十九萬四千零七十二元八角三分為基數,自二○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起至實際付清日止,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 

  瑞聯新材2017年6月21日報送的招股書顯示,2001年11月至2011年12月期間,中國瑞聯為瑞聯新材第一大股東,截至其退出前中國瑞聯持有瑞聯新材 51.61%的股份。 

  自 2001 年 11 月至 2008 年 4 月期間,深圳瑞聯持有中國瑞聯90%的股權; 2008 年 4 月至今,深圳瑞聯持有中國瑞聯 100%的股權。在 2001 年 11 月至 2011 年 12 月期間,深圳瑞聯通過中國瑞聯間接持有發行人的股權。 

  自 2001 年 11 月至 2002 年 9 月期間,瑞聯新材董事長劉曉春持有深圳瑞聯 23%的股權;自 2002 年 9 月至 2015 年 5 月期間,劉曉春持有深圳瑞聯 26%的股權;2015 年 5 月劉曉春股權轉讓后至今,劉曉春不再持有深圳瑞聯的股權。 

  2001年至2012年,劉曉春歷任寧波屹東副董事長、董事長。2001年11月至2015年7月,劉曉春擔任中國瑞聯董事。 

  劉曉春,1968年3月生,中國籍,香港永久性居民。2001年4月至2015年8月,任瑞聯有限董事長;2015 年8月至今,任瑞聯新材董事長。 

  2001 年 9 月,中國瑞聯受讓寧波屹東(現已更名為“浙江瑞遠智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5%的股權,與王亞群并列為寧波屹東第一大股東。2003 年 11 月,寧波屹東在香港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上市(上市代碼為 8249.HK),合計發售股份為 13,000 萬股,發行后中國瑞聯和王亞群分別持有其 25.90%的股份,并列第一大股東。2007 年 12 月,王亞群出售其持有寧波屹東的部分股份,中國瑞聯成為寧波屹東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 25.90%。自 2007 年 12 月至 2012 年萬里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動人(以下簡稱“萬里”)收購寧波屹東前,中國瑞聯為寧波屹東第一大股東。 

  中國經濟網查閱瑞聯新材2017年6月21日報送的招股書發現,對于上述1.14億元欠款,瑞聯新材于2014年12月進行了核銷。核銷原因為“長期無法收回”。

  


  瑞聯新材招股書稱,2014 年,瑞聯新材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強制執行申請書》。2014 年 7 月 23 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出具了(2014)一中執字第 547 號《受理執行案件通知書》。2014 年 12 月 26 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出具了(2014)一中執字第 547-2 號《執行裁定書》,說明中國瑞聯名下無可供執行的財產,申請執行人亦提供不出被執行人其他可執行的財產。因此,瑞聯新材于 2014 年 12 月對上述款項進行了核銷。 

  瑞聯新材招股書表示,瑞聯新材董事長劉曉春雖非為中國瑞聯的控股股東,但分別于 2015 年 6 月 29 日和 2015 年 6 月 30 日,按照其原間接持有中國瑞聯 26%股權的比例向公司補償前述其他應收款中的 2958 萬元,該筆補償款界定為股東捐贈行為,計入發行人資本公積。 

  2013年裁員違反勞動法 兩起勞動糾紛瑞聯有限均敗訴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兩起有關瑞聯有限的勞動爭議糾紛曝光了瑞聯有限在2013年人員裁撤中違反勞動法的事實。 

  中國裁判文書網2015年5月28日公布的《瑞聯有限與郭鳳丹勞動爭議糾紛一案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原告瑞聯有限與被告郭鳳丹勞動爭議糾紛一案,郭鳳丹向西安市雁塔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提起勞動仲裁,該仲裁委員會作出雁勞仲案字(2013)964號裁決書,瑞聯有限對該裁決不服,向法院提起訴訟。 

  經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審理查明,2001年4月被告郭鳳丹入職原告瑞聯有限在財務部從事庫管工作。被告離職前月平均工資為2440.13元,工資通過銀行轉賬代為發放。被告在職期間,雙方勞動合同每三年續簽一次。至2011年4月,被告具備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之條件,但2013年1月1日,在原、被告自愿協商的基礎上,雙方續訂了為期3年的《勞動合同書》,起止時間為2013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2013年8月5日,被告以其工作滿10年向原告提交《提請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申請》。2013年8月7日,原告單位人力資源部以雙方已經簽訂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且在履行中,未同意被告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之申請。 

  2013年7月3日,原告向其工會發出《關于公司機構調整、人員精簡方案的情況說明》,該說明載明:受整體市場環境影響,我公司近兩年業務量下滑嚴重,部分員工長期處于工作量不飽和狀態。為了改善公司經營狀況,減少開支,經公司研究決定,對部分部門進行調整,并對相應的崗位及人員進行裁撤,其中包括被告所在崗位。2013年7月4日,原告工會作出復函同意進行人員精簡。2013年8月13日,原告向被告發出《轉崗通知書》,通知被告其所任職財務部庫管崗位已撤銷,并要求被告于2013年8月15日前到綜合保障部報到,并根據實際工作需要安排相應崗位。被告收到《轉崗通知書》后直至2013年8月21日,其一直到原告單位與人力資源部協商調崗事宜,未到綜合保障部報到并履行工作職責。2013年8月21日,原告以被告嚴重違反單位的規章制度,構成曠工為由,向被告出具除名通知書,告知其解除勞動合同。 

  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勞動者本人或者額外支付勞動者一個月工資后,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三)勞動合同訂立時所依據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使勞動合同無法履行,經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未能就變更勞動合同內容達成協議的。第四十七條規定,經濟補償按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的年限,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的標準向勞動者支付。六個月以上不滿一年的按一年計算;不滿六個月的,向勞動者支付半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第八十七條規定,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應當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的經濟補償標準的二倍向勞動者支付賠償金。 

  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指出,本案中,2013年8月13日,原告向被告發出《轉崗通知書》,通知被告其所任職的財務部庫管崗位已撤銷,并要求被告于2013年8月15日前到綜合保障部報到,并根據實際工作需要安排相應崗位。本案雙方勞動合同訂立時所依據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使勞動合同無法履行,原告并未與被告就變更勞動合同內容達成協議,現其在未提前一個月通知被告,也未額外支付被告一個月工資的情況下,于2013年8月21日以被告未到新崗位報到,曠工為由,將被告除名的行為與法相悖,故原告應當支付被告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的賠償金。根據被告提供的工資條,被告月均工資為2440.13元。又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五條規定,用人單位違反勞動合同法的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依照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七條的規定支付了賠償金的,不再支付經濟補償。賠償金的計算年限自用工之日起計算。因被告在職期間為2001年4月至2013年8月21日,故原告應當支付被告賠償金為61003.25元。 

  2014年8月29日,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十條、第四十條、第四十七條、第八十二條、第八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十一條、第二十五條、國務院《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第三條、第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一百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六十三條、《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第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原告瑞聯有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被告郭鳳丹支付賠償金61003.25元;原告瑞聯有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被告郭鳳丹支付年休假工資831元。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駁回被告郭鳳丹其余請求;駁回原告西安瑞聯近代電子材料有限責任公司其余訴訟請求。 

  中國裁判文書網2015年5月28日公布的另一起瑞聯有限與權亞芳勞動爭議糾紛同樣以瑞聯有限敗訴告終。同樣在2014年8月29日,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判決瑞聯有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被告權亞芳支付賠償金99334.32元;瑞聯有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被告權亞芳支付年休假工資2226.58元。


  轉自:中國經濟網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7254。

延伸閱讀

熱點視頻

走基層調研:發展蘋果產業成為甘肅靜寧農民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利器 走基層調研:發展蘋果產業成為甘肅靜寧農民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利器

熱點新聞

熱點輿情

特色小鎮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3分赛车开奖